🌝🔫

最近避避风口。不吃玛丽苏双兰,原皮云亮,骨科有关。主食亮统铠陵陵策,也吃懿元懿懿亮懿,其他不雷都可以。洁癖的同学就不要看我啦,很抱歉很抱歉。写车也秉持尽量不ooc的观念。祝诸位看官愉快。

陵策陵24h接力

#烟瘾#
#陵策#
#看似不良的纯情少年玄策x看似正经其实真的很正经(才怪)的教导主任长恭#
#师生现代AU小甜饼#
#OOC,OOC,OOC说三次,避雷避雷#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又闯祸了?”
高长恭夹下口中香烟,轻吐一缕雾气,没有回眸,顺手把桌上的红壳登喜路塞回办公桌抽屉。
学校命令禁烟。但在他来的时候,高长恭从不会在意自己的所作所为。

玄策不知道是由于窗外太过晃眼的日光还是无颜面对眼前这个男人,垂首无言,只是偶尔余光透过发丝悄悄瞟他逆光模糊的侧脸。

“还是找我有事?”
他的语气平淡如常,目光始终没有分毫落在规矩站好的少年身上。

玄策下意识哆嗦了一下,握紧拳指甲深深刻进手心。他闭上眼,深吸一口气,终于颤抖着嘴唇低声吐出几个字。
“老师,我想,我喜欢你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百里玄策初见到高长恭的经历,并不算愉快。这个双亲去世,全靠为了养他忙得不可开交的哥哥拉扯大,从小野惯了的孩子,靠着一颗聪明的脑瓜上了重点高中,在开学第一天,就因为在宿舍隐蔽的角落吸烟,被发现了。

“同学。”
男人的手搭在玄策肩上的时候,他的手一抖,烟直直砸在草上。百里玄策回过头,面对那张仿佛空气一般神不知鬼不觉接近自己的略显苍白的脸,差点以为自己大白天见鬼了。
他哆嗦着嘴唇,一眼认出今天在新生报道典礼上,讲台侧席那个蓝紫色头发戴着口罩的男人——
教导主任高长恭。

他想跑,腿却在地上定着,怎么都迈不开。
“是我可怕,还是被我发现抽烟可怕?”高长恭没有责骂,却也没有笑容。
“都…可怕…”玄策不知道脑子哪根筋打错了,脱口而出。
哪怕刚出口就后悔,话也是收不回的。他有些凌乱地低头,偷瞄并没有生气的男人,沉默了一会儿,终于郑重其事地轻声问,“你会向学校举报我么…”
他还是个孩子,不擅长绕弯子。

“举报是我受理的。”
“你…”玄策一下子噎住了,脑子里成了一团浆糊。而男人却没有再看他,自顾自地靠在墙上,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,娴熟地抽出一支点燃。
学校高层当着学生的面违反校规?开玩笑吧。百里玄策直愣愣地盯着他许久。高长恭并没有在意他的惊讶。他摘下似乎闷了一整天的口罩,烟雾一缕一缕消散在黄昏的微光里。百里玄策看得呆了。这张被隐藏许久,仔细看来清秀到过分的脸,让他一时停止了思考。

“不是可怕么?看什么?”高长恭转过头,平静到没有疑问语气。
“不…”玄策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回应。对方对自己太过于坦诚,让他有点莫名其妙的无所适从。

尴尬的沉默。

百里玄策就那么一直站着,直到男人将熄灭的烟头用纸巾包好放回口袋。他瞥一眼玄策掉在地上的烟,“戒了吧,你不需要。”他看着他,微微锁眉,又舒展开来,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向办公楼。

那天,百里玄策把自己私藏在床底的香烟,丢进了垃圾桶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百里玄策一如既往地爱惹祸,让老师们头疼不已,只是看在他成绩的份上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每每他们去高长恭那里诉苦,男人都会在口罩下划过一丝笑容,只是叫他们再多点耐心。
教导主任办公室成了玄策常常“喝茶”的地方。同学们只是诧异这么优秀的人怎么这么闹腾,难怪总被“批评教育”。只有玄策自己知道,高长恭只对自己摘下口罩。

“为了防止烟味。但是你已经知道了。”男人这样解释。

高长恭太明白他心里的苦楚。
他只是一个失去关怀太久的孩子。
这是教师对学生的关照。

但还有一些别的什么,说不清,道不明。或许彼此,都在悄悄,却又明目张胆地关注着彼此。

终于有一天,玄策在阳台上与高长恭擦肩而过,微风拂起蓝紫色的长发,不经意剐蹭到脸颊——
他觉得他恋爱了。

背德的依赖。

他不是不畏惧自己这个日日夜夜,在每一次看见他,听到他的名字,甚至梦里,悸动得越发汹涌,却无处发泄的念头,但他每每尝试告诉自己不能轻举妄动那份牵肠挂肚就更深入骨髓。

百里玄策无法戒掉的烟瘾,名叫高长恭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然而他终于还是迈出了那一步。从他敲响办公室门的那一刻起,他的心里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心理教育?退学?然后这件事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?最后被当成疯子?

他不想在乎了。
否则终究有一天他会被这种折磨熬到油尽灯枯。
就像一个强行戒烟的人,最后被内心地空虚吞噬一样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良久的沉默。

香烟还在燃烧,火星忽明忽暗,淡淡的烟味撩拨着玄策的鼻尖。他突然抬起头,从心底腾升而起的无法克制逼迫他张开嘴沙哑地重复道:“老师,我真的…喜欢你!”他假装勇敢地加重语气。
他不知道自己红了眼眶。

高长恭终于从扶手椅上起身,没有言语,没有表情。

“老师…我…”

“嘘…”

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贴在他的嘴唇上,堵住了玄策不知从何而起的话语。明媚而鲜艳的红眸对上高长恭沉静如海的冰眸,眼角若有若无弯着一抹笑意被敏感地捕捉。

“我也是。”

—————END?——————



番外预告:
这么好的梗,不拿来开真·æ ¡è½¦å°±å¤ªæµªè´¹äº†ã€æ»‘稽】

“生日礼物?你的录取通知书还远远不够吧…”(笑)

单人向,私设有,脑补长恭背景故事的幼年,陵策tag是私心🌝🔫

#咸鱼划水,将就看看吧#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陛下,我们已经彻夜搜寻,但是依旧没有那个孩子的踪迹…”
“罢了。他一人也做不了什么。像这种娇生惯养的小少爷,估计也活不过几日。退下吧。”
“是……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崩坏的墙体,破落的废墟,都城热闹的街道,一片寂静。

“救…救我…”还在挣扎着拖着溃烂的双腿爬行,灰白的脸,翻裂得指甲,抓住刚才尸体堆中爬出来的孩子的衣尾。尖叫一声往后退缩,丝绸布料撕拉开一个大口子。他不再动了,充血的眼睛凸起,荒漠的秃鹫刹地俯冲下来,黑色的羽毛飘落,啄食它的午餐。

空气里分明是死亡的味道。

这个城市已经绝望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经过的时候,男孩的眼睛肿得像两个桃子,但泪水还是不断地往外涌着,半卧在死人堆里。他在等待死亡,虽然他不想死,与所有人一样。

“哭能复仇么?”严厉而沧桑的声音在他耳边炸裂。

男孩仰起脸,看着陌生的老者,眼里满是痛苦与恐惧,哆嗦着嘴唇没有言语。

“看看你像什么样子?这就是未来的兰陵王。”

被这一席似懂非懂的话吓了一跳,这个日夜被捧在手心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幼小王子,突然间玻璃心成了碎片,失去父母的崩溃和突如其来劈头盖脸的斥责,让他毫不在意地哭嚎得更加响亮。

一个巴掌,狠狠地甩在他的脸上。娇嫩白皙的皮肤,瞬间留下红肿的印记。
男孩的哭声止住了。他发着抖,看着面前这个古怪的男人因为生气而涨红了脸。
“跟我走。”老者二话不说就把他拽起来,像一只老鹰抓着小鸡,男孩跌跌撞撞地跟着他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太弱了。”
男孩第一次持起利刃,吓得直哆嗦,深怕那锋利的刀尖刺向自己。老者只是站立在他面前,男孩已经一屁股坐在地上,刀刃滚到一边。
“不肖。”他抬起手,男孩抱着头试图躲过挨打,巴掌在半空却突然停下。
“过来。”
男孩颤颤巍巍地站起来,接过老人砸在他头顶,那件前两天刚刚换下,沾染血污与尘埃,还有不愿回首的惨痛的华服。

这是男孩来到山中竹林后,第一次下山。
河水翻滚着,波浪咆哮着,似乎要把他吞没。
“丢进去。”老者用毋庸置疑的口气命令道。
男孩不敢怠慢,松开手,浅紫色的丝绸滑落进不知何处才是终点的江水,霎那间不见踪影。

“忘掉你的名字。杀手没有名字。”老者望着一望无际的广阔江面,严厉,却意味深长。

男孩并不太懂。但是他抬起头,黯淡的眸子里有什么似乎被点亮了。他看着凝望江面的老者,开口说出几天来的第一句话。

“我要复仇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高长恭已死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曾经那个哭哭啼啼的男孩,在苛刻的养育之下,成了一名健硕而冷酷的少年。他独来独往,不相信任何人。只有对于老者交代的任务,他说一不二地完成。

他很强。他越来越强。他强大到对手还来不及屁滚尿流就早已人头落地,然而任何地方都没有留下过一点踪迹。

但他却永远无法赢过老者。

他一次一次地向他发起挑战,一次一次一败涂地得狼狈,一次一次,耳光扇在脸上从生疼,到麻木。
“太弱了。”
他总是气到嘴唇颤抖。
“还是太弱了。”

每一次落败,他总是跪在老者的房门前,整整一个时辰,无论烈日还是暴雨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第一次赢了,也是最后一次。

拳刃的锋芒抵在老者的喉间,没有颤抖,没有对威严的畏惧。那个他日日夜夜梦寐以求要超越的人,终于成了自己的虎口之羊。
晶蓝色的眼却没有闪烁,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。他只试图俯下身去搀扶倒在地上的老者,脸上却狠狠挨了一巴掌。

像从前一样。

他太爱他了。

“滚吧!滚!永远不要回来!”老者朝他愤怒地嘶吼着,白须在空中翻飞飘荡。竹林呼啸着,把他的声音一点点吞没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被“逐出师门”。多么令人欢喜。多么令人悲哀。

他在山中阴冷的雨季之中,任凭细密的雨丝拍打在脸上,在那扇紧闭着的木门前,跪了整整一宿。

然后他背上行囊,不再回首。

在临走之前,他磕了三个响头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个杀手突然成为了各种小报的封面标题,成了民间沸沸扬扬讨论的焦点。据说他永远戴着面具,每一个死者的名字,他都记下,然后用朱砂划一个叉。
位高权重者蜂拥而至地雇佣他,而能让他看得上的寥寥无几。他不要赏金,不要珠宝,要得只有一纸有关长城守卫军的情报。

他们称他为“幽灵”。没有人知道他的年龄,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,没有人知道他的长相,没有人知道他是谁,或者曾经是谁。他们绞尽脑汁万千猜测,却依旧无法探晓男人的一点信息。

然而有一天,这个“幽灵”就如同他突然出现那样,突然消失了。有人说他死了,有人扬言他还活着,只是不知流浪到何方去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片曾经的绿洲,现在已经是一片荒漠,被风化而埋葬在砂石之下的国度,曾经多么辉煌,却早已无人记得。月眼泉却还在那里。那是一汪泪水,祭奠着难以诉说的过去。

一个没有名字的人来到了这里。他在几乎干涸的泉水边住下,孤独得像一个国。

“刀锋所划之地,便是疆土。”
他看着东方升起的朝阳,那是长城的方向。

咸鱼打滚,潜水使我快乐【高长恭视角,无视第一人称】

#私设有,记忆与现实#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崽子窝在床上,身上着着我年幼时的衣裳,即便在梦里也没有安全感地咬着自己的手指。
他熟睡着。
灾难过去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缘何还留着这件已经年代太过久远的灰布麻衣?或许只有自己知道。一个落寞王朝的遗民,那时应该也只跟他一般大,华服沾染尘土与鲜血,瑟缩在角落里满面马蹄飞扬溅起的尘土。眼泪已经哭干了,喉咙早已沙哑得叫不出完整的句子。

那个人是我。

在母后膝下撒娇的日子记忆犹新,尽管她的脸已经日渐模糊了。她总是把盘子里的第一块桂花糕给我,总是在奶娘找不到我向她告状的时候,笑得很宠溺。
“长恭,你又淘气了。”
父皇很忙,忙到十天半个月才能见一次。但我还记得,他的鬓角日渐斑白了。他抱起我,脸上是疲惫却温柔的笑容。
“长恭,以后你就是皇帝了。”
他轻轻谓叹.

“大唐”。这个名字我第一次听闻,抬头是父皇紧锁的眉头。
贼人马上就要攻破前沿城市的消息不胫而走,京城里整是一片惶恐不安。闹市逐渐安静下来。总是将最新鲜的沙棘果塞在我手里的老奶奶,收起了摊子。
“长恭,以后再来,奶奶带你一起去摘呀……”
她分明在笑啊。可是为什么皱纹又深了?

母后脸上的笑容被偷走了。她悄悄躲在里屋之中以泪洗面。她躲着我,我发现了,小手拭去她的眼泪。
“母后不怕,长恭是男子汉,一定会保护好您的。”
她握着我的手,放在她的心口。
“长恭,你一定要…”她没有再说下去,哽咽。

贼人的军队冲破了城门,铁盔闪银,所到之处,没有活口。

我被藏在仓库的角落,奶娘紧紧搂着我,捂住我的嘴不让我哭出声。幼小的身躯剧烈地颤抖着,因为恐惧,与扑面而来的铁器与血腥味。
透过破碎的玻璃,窗棱分割视线,我看见了他们从塔楼上纵身跃下,仿佛忘了遥远的地方,还有一个我。

公堂庙宇被一把火烧了干净。
尖叫,哭喊,全都消停了,钟声铛铛回荡在死寂的城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带走了我,如同我带走他一样。
他没有告诉我他是谁,亦或是干什么的。我只知道他逼迫我将沾染血污的华服丢进了滚滚江水,换上毫不起眼也不算舒适的灰布麻衣。

“忘掉你的名字。”他说,苛责而严厉地。
“杀手没有名字。”

但我没有听他的话。

我依旧记得我的名字,只是很久没有人叫起过。
我也依旧记得深入骨髓的仇恨,抚摸伤疤,还是刻骨铭心的疼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多年以后,我知道母后还没告诉我的那半句言辞。
“活下去…长恭,活下去…活下去…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唔…”小崽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看起来精神好了一点。他昏睡的时候给他灌了点水和肉糊。然而下一秒,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,泪花儿还是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起来。“哥哥…哥哥…”他回过头,终于看见站在床边的我。
“大姐姐…?”凭着小孩子的主观臆断,估计长头发扎辫子的都是姐姐。

“你叫什么?”无视童言无忌,然而低沉的男音还是把他吓了一跳。
“哥哥说不能和陌生人说话…”
“……”

“百里玄策。”他怯生生地拽过被角偷看着我,带着哽咽的鼻音,眼眶发红,火红色的眸子里还带着恐惧与不安。
或许沉默的威压比言语适用。
“你哥哥呢?”
“我找不到他了…他不要我了…我…我要去找哥哥…哥哥…”崽子捏紧了自己的小拳头,鼻尖又一酸,眼泪就窝不住了,顺着光洁的脸颊滑下来。

“哭能找到么?”冰冷的眼神与遮掩的半张面孔,让面前的幼崽吓得一哆嗦。
眼泪让我不耐烦。
“那我…我要变强!变强就能找到了!你能教我变强么?”不知道哪来的信心,他突然间抹了抹眼角,不一样的东西在他眸子里闪烁着。
“……嗯。”无所谓答应,无所谓不答应。纵使累赘也不能随便甩吧。
“师父!”他突如其来的喜悦把我搅得有点莫名其妙。“我可以叫你师父了对吧?”
“……”

我没有回答,他便权当默认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哭能复仇么?”

孩子仰起脸,看着陌生的老人,眼里满是痛苦与恐惧,哆嗦着嘴唇没有言语。

“看看你什么样子?这就是未来的兰陵王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师父,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。”
“不要叫我师父。”
“这不重要!名字名字!”

目光扫过他笑嘻嘻的面孔,沉默了半晌。

“杀手没有名字。”

也没有墓碑。

划水新人的日常段子【长恭老男人年轻时候捡到狼崽子】

#带一点对背景故事的猜测。原来高长恭将长官灭口只是想引蛮族入侵,但是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,然后就发生了木兰,铠和百里兄弟的背景故事。再冷漠的人应该都会有点自责吧,于是他捡到了一个差点被自己害死的孩子。#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刚捡到那个小东西的时候,他二十。

那个倒在荒漠中央的小小躯体,几乎被滚滚烟尘和黑夜淹没,唯独寂静的月,嵌在天空,太过明亮,仿佛想尽力洗刷尽刚刚平复下来的一切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蛮族,马贼,还有已经超乎自己想象的恐怖力量。空气里不一样的血腥气味,不是在熟悉不过的死亡,而是一种遥远无法触及的,破灭的力量。
那种力量使他颤抖,是第一次手起刀落血花飞溅时都没有的战栗。

哪怕在荒漠深处,耳畔仿佛是痛哭与尖叫,失去孩子的母亲跪在地上哀嚎,眨眼间瘦弱的身躯缓缓倒下去,尸体被飞扬的马蹄践踏到血肉模糊。

有人在更深的阴暗处癫狂地发笑,震耳欲聋,鼓膜仿佛都要碎裂。

我带来了什么?
他质问自己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个红色的小毛团,尾巴盖在身上,红色夹杂着银色的发丝被血液和黑色的黏腻糊成一团,脏兮兮的耳朵无力地耷拉下来,残破的衣料,伤口与斑斑血迹,在荒漠冰冷的夜晚失去知觉,在如霜的月光下显得无比凄惨。

魔种?
不,不是。
混血么……?

他知道他还活着,尽管那张小脸已经冻得发白,在模糊之中辨别不出血色,但他还在微弱地呼吸着,他的心脏还在跳动。什么东西在叫嚣着——
我要活。我要活!我要活!!!

太阳穴忽然一疼,紧闭双眸,脑海里满是从塔楼坠落的华服,山河点燃了一片红色的火海,像这个混血幼崽的毛色一样,绚烂却惨烈的颜色。马蹄和铁骑振聋发聩的声响,谁在尖叫,谁在呼喊——
我要活。我要活!我要活!!!

两个声音逐渐融合成了一个声音。他睁开眼,面前的毛团动了一下,爆发出几声轻微的咳嗽。
没有了别的选择。伸手将卧倒在地上不知多久的小崽子抱起。他烧得厉害,瘫在怀里好像一滩热水,嘴唇干裂,却梦呓似的喃喃道:

哥哥……哥哥……
哥哥……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十年了,一晃眼而已。

月眼泉旁的胡杨已经拔到很高,它的根深深扎在滚烫而冰冷的死沙之下,埋葬了过去的一些什么。

那个女人找到了他。

为他特意打造的飞镰,最终成了对抗这名破坏者的利刃。

高长恭的确老了,也的确不太会带“孩子”。或许是那个他本应该被宠爱的年纪(如果没有与他的哥哥失散的话),被他扭曲了。
他不知道他知不知道,让他变强,是一种真正的爱护,在这个惨无人道的荒漠里,活下去才是一切。

这是“幽灵”的教学法则。

正如那个夜晚开始,他就开始在他耳边,轻声告诉他。
活下去。活下去…活下去……

新人的随手段子【论高长恭这样的老男人最终果然还是会被丢掉的bushi】

身后的草丛轻微抖动,细微的声响已能被敏锐地捕捉,不准备回头一探究竟,然而在这一丝风都没有的日子,烈日挂在天上,崩裂着岩浆般滚烫的金光。
没有云彩,没有倦鸟,荒漠上的砂石都安静下来。

还有那弥漫在沉寂之中难以察觉的一丝血腥味。

耳畔呼啸而过的飞镰,离面颊不足三寸,铁器的寒气哪怕在炎热的日子依旧让普通人不寒而栗,何况之上还粘黏着干掉的血迹,斑斑驳驳,黑紫色地散落在光洁的镰面之上。铁链哐啷响着,一瞬间逼近过来,下一秒似乎就要人头落地。

已经成为一种常态,不需思考便将自己隐匿在暮色之中。少年还在洋洋得意地笑,下一秒却应声倒地,摔了个屁股蹲儿。

“没出手就暴露了。”冰冷而低沉的声音似乎不带一丝感情。面前火红色的一团杂乱之下,少年眨着无辜的大眼睛,火红色的炽热里带了一些委屈。
这是最不愿意看到的,却是最乐意欣赏到的,软弱的一面。

孩子都喜欢撒娇么?

但是他一瞬间却又精神起来,一个鲤鱼打挺,拍拍脏兮兮的裤子上黄糊糊的灰尘,一个收手,扎在地面的飞镰如活物般灵巧地飞回手中。那张还依旧稚气的面孔,微微抬起,半眯缝着眼睛望着:“可是他们都没发现,只有师傅发现了。玄策还是有进步的吧!”小狼崽的耳朵喜悦地动了动。
“我不是你师傅。这也不值得高兴。”依旧是不平不淡地回答,瞥了一眼飞镰在地面深扎的裂痕。少年还没有反应过来,人已经出现在他身后,晶蓝色的刺顶着他的脊梁,不轻不重,却随时有可能将面前这具身躯穿透。

少年愣了愣,似乎有汗珠从被大漠的日晒雨淋锤炼得微褐的脖子上滚落下来。他不知是该动,还是不该动,攥着飞镰的手微微握紧了些。
“师傅……”他的语气软下来,带着一点点哀求的,“能不能…挪开一点…”
“你也是这么求他们的?”
“不……”小崽子有一些微微的颤抖,他的声音尽量克制着不明的恐惧,但却依旧因为害怕而变得沙哑,“因为…是您…”

放下手,顺着少年黑色的衣料,却是一丝一毫没有擦破。即将步入青春期的孩子已经开始迅速地拔高,却依旧比自己矮了半个头。火红的脑袋上如他本人一样不安分的头发,额前夹杂着几缕银丝。

“这是哥哥的颜色!”他曾经很自豪地向我炫耀,然而下一秒,眸子缺黯淡了下来,“他是个骗子……”

他终于如释重负,酸软了腿坐在地上,望着地平线的尽头,一轮红日正在被黑夜这巨兽缓缓吞食。
“师傅……那是长城的方向吧……”他突然回过头,指向背着阳光的一面,无理由地说了一句。
“嗯。”
“你说我哥哥会在那里吗?”
“或许。”
“我总能感觉到,他越来越近了…”

沉默。

“嗯。”后来还是回答了一句,淡然,释怀。
“我会去找到他,然后问他为什么丢下我…”少年陷入了无限的遐想之中,双手抱膝支着头,继续面着夕阳喃喃自语。

没有再多的言语。篝火已经升起来,散发着暖意。太阳落山后的大漠何止是冰冷刺骨。
他会找到他的,他梦寐以求,心心念念的那个人,然后离开这里。我已经预料到了。
因为一直是孤身一人,这是一剂强心针,化解了所有应有的不舍。